<option id="q2cco"><acronym id="q2cco"></acronym></option>
<center id="q2cco"></center><optgroup id="q2cco"><small id="q2cco"></small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q2cco"></optgroup><samp id="q2cco"></samp> <code id="q2cco"><small id="q2cco"></small></code><optgroup id="q2cco"><xmp id="q2cco">
<code id="q2cco"><small id="q2cco"></small></code><optgroup id="q2cco"></optgroup>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证道真机 >

证道真机-鼎炉

时间:2012-12-14 9:44:34 来源:

无瑕子曰:“修行人鼎器有多种,有炼己鼎炉,有得药鼎炉,有得丹鼎炉,有温养鼎炉。火候下?#31181;?#26102;,在欲而无欲,居尘不染尘,权依离姤地,当正法王身。”

  或?#26102;?#26420;子曰:“窃闻求生之道,当知二山,信乎??#21271;?#26420;子曰:“有之,非华霍也,非嵩岱也。夫大元之山,难知易求。不天不地,不沉不浮。绝胜缅邈,崔?#25512;?#23702;。?#25512;?#27684;氲,神意并游。玉并泓邃,灌溉匪休。百二十官,曹府相留。离坎列位,玄芝万株。绛树特生,其宝皆殊。金玉嵯峨,醴泉出隅。还年之士,挹其清流。子能修之,松、乔可俦。此一山也。长谷之山,杳杳巍巍。玄气飘飘,玉液霏霏。金池紫房,在乎具限。愚人妄狂,至死皆归。有道之士,登之不衰。采服黄精,以致天飞。此二山也。从古所秘,子精思之。’或曰:“愿闻真人守身炼形之术。?#21271;?#26420;子曰:?#21543;?#21705;问也!夫始青之下月与日,两华回升合为—。出彼玉池入金室,大如弹丸黄如橘。中有佳味甘如蜜,子能得之谨勿失。既往不返身将灭,纯?#23383;?#27668;至微密。升于幽关三曲折,中丹煌煌独无匹。立之命门形不卒,渊乎妙矣难致请。此师之口诀,知之者,不畏万鬼五兵也。”

  《抱朴子》曰:“天下至大,举目所见,犹不能了,况玄之又玄,妙之极妙者乎?”

  《抱朴子》曰:‘知玄素之术者,惟房中之术,可以度世;惟行气可以延年;惟导引可以难老。”

  《抱朴子》曰:“玄素喻之水火,水火杀人而又生人,在于能用与不能用耳。彭祖之法,其为益不必如其书,人少有能为之者。大都其要法御女多多益善,如不知其道而用之,一两人足以速死。?#20445;?#27982;一子曰:“今之三峰采战者,美其名曰彭祖房中术,迷人!迷人!?#20445;?/P>

  《抱朴子》曰:“吴有道士,所至则置姬妾,去则弃之,亦一异也。”

  《抱朴子》曰:“昔圜邱多大蛇,又生好药,黄帝将登焉。”

  《抱朴子》曰:“房中之事,能尽其道者,可致神仙,并可移灾解罪,转祸为福。”

  上阳子曰:“昔有神仙宋玄白者,修炼金丹大道,惟恐暮景箭催。费尽辛苦,同尘炼俗,辟谷服气。又所到处,或以金帛置妾数人,去则弃之。奇怪百端,空世莫能测。”

  葛洪《神仙传》曰:“男女相成,犹天地相生也。所以神气?#20339;?#20351;人不失其和。天地得交接之道,故无?#31449;?#20043;限;人失交接之道,故有伤残之期。能避众伤之事,得阴阳之术,则不死之道也。”

  葛洪《枕中书》云:“元始君乃与太玄圣母通气结精,招还上宫。当此之时,二气氤氲,覆载气息,阴阳调和,合会相成,自然饱满。大道之兴,莫过于此。”

  《抱朴子》日:“肥药千种,三牲之养,不知房中之术,亦无益也。”

  仙人刘根曰:“不知房中之事,及行气、导引并神药者,不能得仙也。”

  ?#32043;?#23545;武帝曰:“臣诚知此道为自然阴阳之事,宫中之行,臣于所难言。又,行之管逆人情,能为之者少。”

  张良《阴符经注》曰:“鬼谷子曰:‘*命可以长生不死,黄帝以少女精气感之。’”又曰:“其机则少女以时。鬼谷子曰:‘时之至,间不容息。先之则太过,后之则不及。’”

  魏文帝《典论》曰:?#30333;?#24904;修房中之术,可以终命。然非有至情,莫能行也。”

  仲长统曰:“甘始、左元放、东郭延年行容成御妇人法,并为丞相所录。”

  东方朔《神异经》曰:“男女无为匹配,而仙道自成。张茂先曰:‘言不为夫妻也。’”

  又,《神异经》曰:“王母欲东,登之自通。阴阳相须,惟会益工。”

  《黄庭经》曰:“道父道母对相望,师父师母丹玄即。”

  上阳子曰:“若无真父?#31119;?#25152;生都是假。”

  张三丰曰:“有天先有?#31119;?#26080;母亦无天。”

  《抱朴子》曰:“敬之如?#31119;?#30031;之如虎。”

  《金?#31449;?#26352;:“一合相者,即是不可说。但凡夫之人,?#30333;?#20854;事。”

  《大洞仙经》曰:“千和万合,自然成真。”

  古偈曰:“有情来下种,因地果还生。”又曰:“本来原有地,因地觉花生。”

  陶隐居《真?#23613;?#26352;:“玄契遇合,真道不邪。示有对偶之名,初无弊秽之迹。”

  《黄鹤赋》曰:“安炉立鼎,法内外两个乾坤。炼已筑基,固彼我一身邦国。”

  又曰:?#20843;浞直?#25105;,实非闺丹御女之术。若执一已,岂达鹏乌图南之机?”

  张三丰曰:“须晓得内外阴阳,同类的是何物件,必须要依世法修出世间。?#25104;?#20154;,逆生丹。只一句儿,超了千千万。”

  《无根树》曰:“花酒神仙古到今,打开门,说与君,无花无酒道不成。”

  又曰:?#23433;?#22312;坤方坤是人。”

  又曰:“借他铅鼎先天药,点我残躯入圣基。”

  张三丰《咏先天诗》曰:“二七谁家女,眉端彩色光。人见食情欲,我?#27492;?#20146;娘。一点灵丹出,浑身粉汗香。霎时干我汞,?#36824;亲?#32431;阳。”

  《一枝花》曰:“候只候少女开莲。”

  又曰:“不羡他美丽娇花,只待他?#20107;?#29983;泉。”

  又曰:“怎?#28082;?#20026;??#35802;?#33457;丛中,敲竹?#37027;儺乃?#27700;。”

  《上药灵镜》曰:“息沉沉,花发丹,有一玉人在眼前。”

  吕祖《百章句》曰:“觅买丹房器,五千四八春。”

  吕祖曰:“先天一炁号虚无,运转能教骨不枯。要识汞根寻帝子,?#20204;?#38085;本问仙姑。”

  《?#31192;?#27468;》曰:“一夫一?#23601;?#22825;地,一男一女合乾坤。”

  《鼎器歌》曰:“鼎器本是男女身,大药原来精气神。”

  《修真诗》曰:“男女房中藏道体,色身世界有铅基。”

  又曰:“真身花果洞中藏,倘能寻得通玄路,立地贫人到宝庄。”

  又曰:“?#20808;〖以?#30495;种子,好收海底白莲花。”

  又曰:?#20843;?#26102;药料家中取。”

  玉蟾祖曰:“原来?#20381;?#26377;真金。”

  ?#31471;?#30334;字》曰:“?#20197;?#26223;物丽,风雨正春深。”

  陆子野曰:“此铅家家有之,惜乎人不之识也。”

  又曰:“家家有个家家有,?#29238;?#33021;知?#29238;?#36824;。”

  张三丰曰:“只在家中取,何老向外寻?”

  ?#23376;?#34814;曰:“实实认为男女是,真真说做坎离非。”

  铁拐祖曰:?#30333;?#32454;临炉莫贪爱,弗宽衣,弗解带,桃柳花灯及时采。?#21307;?#27844;破上天梯,遥指白云观自在。”

  又曰:“白头老翁,相对那红颜女子,巧姻?#30340;?#20250;神仙。”

  《?#31192;?#27468;》曰:“守定烟花断淫欲。色是药,酒是禄,酒色之中无拘束。只因花酒悟长生,饮酒戴花鬼神哭。

  “不破戒,不?#25954;?#30772;戒真性即沉,?#25954;?#22833;却长生宝。得者须由逆力人。”

  又曰:“花街柳巷觅真人,真人只在花间玩。”

  《破迷一?#20351;礎?#26085;:“真修行,花街柳巷走。劝迷徒,你?#39068;?#20837;山修行一?#20351;礎!?/P>

  青羊宫题词云:“必定是花街柳巷也,再休题清静无为枯坐间。”

  《参同契》曰:“同类易施工,非种难为巧。是以燕雀不生凤,狐免不乳马。”

  张三丰曰:“类相同,好用功,内药通时外药通。”

  《悟真》曰:“竹破还将竹补宜,抱鸡当用卵为之。”

  紫阳曰:“竹破须将竹补,人衰须假铅全。”

  张三丰曰:“衣破用布补,树衰以土培。人损将何补?阴阳造化机。”

  吕祖曰:“锅破须要铁来补,?#21525;?#24517;用布为持。人老若无真金气,十死何曾得—活?”

  《经》曰:“阳生立于寅,纯木之精。阴生立于申,纯金之精。天以?#23601;?#37329;,无往不伤。?#23460;?#33021;疲阳也。阴人所以著脂粉者,法金之白也,是以真人道士,莫不留心注意。精其微妙,审其盛衰。我行青龙,彼行白虎。取彼朱?#31119;?#29006;我玄武。不死之道也。又,阴人之情也,每急于求阳。然而外自戕抑,不肯请阳者,明金之不为木屈也。阳?#20113;?#21018;躁,志节疏略。至于游宴,言?#25512;?#26580;,词语卑下,明木之畏于金也。大门子行此道,年二百八十岁,犹有童子色。”

  《三注》陆子野曰:“天仙非金丹不能成,且道金丹是何物?咦,分明元是我家物,寄在坤家。坤是人。二物者,何物也?我与彼也。彼我之意合,则夫妻之情,?#23545;?#32780;得之矣。”

  《三往》道光祖曰:“真阴真阳,同类有情之物也。此般至宝家家有,?#20113;?#22826;近,?#26159;?#24323;之,殊不知此?#26494;?#22825;之灵梯也。”

  《三注?#39134;?#38451;子曰:“妙之一字,夫谁肯信?世人迷于爱欲,我却于爱欲中而有?#30452;稹?/P>

  “金丹大药,家?#26131;?#26377;,不拘市朝,?#39759;?#35265;龙不识龙,见虎不识虎。逆而修之,几何人哉?

  “此丹在人类中而有,在市廛中而求。

  “金丹至宝人人有,家家有。愚者迷而不觉,中常之士,偶或闻之,亦不信受,反生?#36138;?/P>

  ?#20843;?#21017;为凡父凡?#31119;?#36870;则为灵?#29976;ツ浮?#20961;父凡母之气则成人,谓之常道。灵?#29976;?#27597;之气则成丹,是曰真源。

  “阴阳得类方交感。得类者,如天与地为类,月与日为类,女与男为类,汞必与铅为类也。

  “世人执一己而修,则千余百径,无非旁门者矣。仙翁?#22993;酰?#30452;言穷取生身处,岂不忒露天机?”

  又曰:“若执一己,岂能还其元而返其本?又将何而回阳?#36824;窃眨?#22823;修行人,求先天真铅,必从太初受气生身之处求之,方可得彼先天真一之炁。”

  《三往》陆子野曰:“南为离是我,北为坎是彼,取彼坎之中爻,复我离中而成乾。

  “天地、坎离,其实人也。

  “药出西南坤位,欲寻坤位岂离人?分明说破君须记,只恐相逢认不真。

  “阴阳之合,在于得类。二八相当,在于得人。得类,得人。得人,得类矣。

  “《易》云:‘男女媾精,万物代生。’始我之有此身也,亦由父母媾精而生。倘有父无?#31119;?#26377;母无?#31119;?#36523;何有哉?作丹之要,与生身之意同,但有顺逆之不同耳。顺利则生人,逆则生丹。逆顺之间,天地悬隔。”

  《三注》道光祖曰:“壶中夫妇,紫府阶梯,神仙现在目睫,迷之者杳隔尘沙。

  “彼之真一之气,乃天地之母也。我之真一之气,乃天地之子也。以母气伏子气,如猫捕鼠,而不走失也。

  “乾坤即是真龙、真虎也。日月即龙虎之弦气也。

  “取法天地,以类交结,而成造化。

  “龙不在东溟,虎不在西山。天?#20185;?#19988;无,山中岂得有?家?#26131;?#26377;,逆而修之,还丹可冀。

  “震为长男,即龙也。兑为少女,即虎也。

  “懊恨世间人,对面不相识。

  “天生人物,人生宝贝。

  “此道甚近,?#20197;白?#26377;,急宜下功。若非其类,愈求不得。若得同类,又?#24043;?#21147;之有?”

  ?#23376;?#34814;曰:“浓血皮包无价实,若还入得便通灵。”

  彭祖曰:“以人疗人,真得其真。”

  抱朴子自叙乃叹曰:“山?#31181;?#20013;,无道也。”

  ?#23376;?#34814;曰:“有等愚夫俗子,不知出世间法,不知还丹至理,妄生议论,皆言修道炼丹,必居深山穷谷,必须抛妻弃子,此辈真可怜也。山中所有者,草木禽兽,皆是非类,岂得修道还丹?”

  《三注?#39134;?#38451;子曰:“世之愚人,不看丹经,?#23435;?#20462;行者,必居深山,?#21350;?#26397;市,必出妻子,必合无为,必要打坐,方为修道。彼岂知真阴、真阳之用哉?”

  又曰:“今人乃以孤阴寡阳、深山兀坐为修道,而欲长生,何其大谬?岂知阴阳否隔,不成造化。

  “世人但见一段奇山秀水,则众皆?#28304;?#22320;可修行,古今多少人误了也!岂知大川幽谷,所有者木石麋鹿而已,是皆非类,不可锻炼大还丹也。若炼还丹,必求同类,大隐市廛。”

  《悟真篇》曰:“未炼坯丹莫入山,山中内外尽非铅。此般至宝家家有,自是愚人识不全。”

  又曰:“何必深山守静孤?”

  《三注》陆子野曰:“保我之命,全我之形,无损于彼,有益于我。神哉!水中之金乎?

  “汞是我?#20197;?#26377;物,铅是他家不死方。

  ?#20843;?#26159;坤位,我是乾家。藉?#27515;?#20013;,生物之气。自种灵根于?#20197;?#20043;下,以成胎矣。

  “唤龟属我,招凤属彼。

  “坎招离翕受其药,离即我也。

  “正人行邪法,邪法悉归正。邪人行正法,正法悉归邪。金丹之道,大概如此。”

  《三注?#39134;?#38451;子曰:“鼎器者,灵?#29976;?#27597;也,乾男坤女也。药物者,灵?#29976;?#27597;之气,乾男坤女之精。

  “鼎炉是彼我,乾坤是男女。

  “?#28304;?#21464;炼于凡父母躯壳之中以成丹,效天地之造化矣。

  “孤阴不产,独阳不生。阴阳若真,方得其种。咦!妙矣哉。

  “乾之长男曰震,主产汞。坤之少女曰?#36965;?#20027;产铅。

  “?#24605;?#26080;亏,我亦济事。

  “若非两家,各以彼此二土合之,则一气何由而往来?金丹何由而返还也?

  “震是东家西是?#36965;?#33509;求兑位岂离人?

  “震宫之汞属我,兑宫之铅属彼。

  “若不怀之?#32536;攏?#24800;之以仁,则临事焉能随我之用者哉?”

  《三注》道光祖曰:“欲修天仙,必求同类。《契》曰:‘同类易施工,非种难为巧。欲作服食仙,当以同类者。’盖人禀天地之正气,托同类之物,孕而有之,?#25910;?#38085;为母气,我精为子气,岂非同类至妙者乎?二物相须,两情相恋,乃能变化通灵。”

  上阳子《参同契注》曰:?#20843;?#34892;阴阳,生人生物。逆行阴阳,必?#23665;?#20025;。古人以日月为易字者,是?#20934;?#38452;阳也。

  “兑受丁火,代坤行道。

  “圣贤攸行此道,则超凡入圣,邪人若行此道,则失命丧身。

  “济其美者赏之,败其事者罚之。

  “一阴一阳,?#23383;?#36947;也。离宫修定,禅之宗也。水府求玄,丹之府也。名虽分三,道惟一耳。睹其三教修养之端,旨要同类,方能成功。真阴真阳之气,同类有情之物,以相匹配,安有不结灵丹者乎?兑之少阴,其道传续大千世界,化生人物。

  “日?#21525;?#20046;天,而有朔望对合。阴阳在乎世,而有顺逆生成。

  “孔子定《诗?#32602;?#20808;夫妇者,正阴阳无邪之道。孔子翼《易?#32602;?#20808;乾坤者,明刚柔必配之理。

  “欲作仙佛,不得同类,虽入圜百处,打坐千年,终落空亡。”

  ?#23376;耋浮?#25351;玄篇注》曰:“若求大药,有足能行,是个活物。若求金水,有手能拈,亦是活物。

  “此宝家家有之,人人可修。

  “非金非木亦非砂,此个原来本在家。释氏初生全漏泄,因?#25991;?#21518;又拈花?

  “王母本是凡人女,葛洪家道十分贫。二仙有样?#32536;?#23398;,苦口?#20339;?#19981;一人。

  “无情?#38395;?#20307;如酥,空色两忘是丈夫。识得刚柔相济法,一阳春炁为嘘枯。

  “花果非在天地,不离人身。婴儿姹女,无媒不合。有?#30340;?#24735;,便可成仙。噫!只待地母花开日,便是黄河彻底清。”

  《指玄篇》曰:“‘叮咛学道诸君子,好把无毛猛虎牵。’注曰:‘知牵无毛猛虎,道不远矣。’” 

快速分享到

上一篇?#22909;?#26377;了

下一篇:证道真机-地

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